MiddleEarth/诺多厨/音乐剧。高中狗。大概算是写文的。屯了一堆黑历史。
主刷托尔金/悲惨世界,沉迷德扎。

Zeit in einer Flasche 我的瓶中时光

——2.3 豆&三伯con不完全流水账repo

*这篇主要是Oedo Kuipers Focus,通篇流水账,主要写2.3两场con他们在台上的种种,以及我的一些感受。

***
买周边队伍超级长!
排没多久就被告知豆砖卖完了😭😭最后买了海报&明信片,海报的脑癌帽豆豆的眼睛太美了。一汪浅蓝色的冰湖里倒映着星光。
他好看!!扎小揪揪好看,把头发放下来也好看,戴脑癌帽也好看!

***

我永远爱乌多·凯帕什!
他怎么那么好啊。他进步怎么那么大啊!他一点都不社恐了!他台风比德扎时期稳了好多!
开场ich bin Musik旋律一响,我好像梦回15年德扎一样,他在台上发光,他眼睛一如以往...

他赠予世界爱与星光

——2018法扎观剧repo&碎碎念

“我会始终坚持到音乐的尽头,直到你们心里。”
“我,沃尔夫冈·阿玛德乌斯·莫扎特,在遭遇背叛与羞辱后,向在座各位致敬。”

世界刺伤他以荆棘和长矛,他却报之以爱与星光。
**

听过三遍睡玫瑰的现场。
一次是Gala,老米嗓子状态堪忧。第二次是见面会,老米说他有所保留。第三次是1.6的正式演出。
然后这是我听过的,最动人的一版睡玫瑰。

先前就听说老米感冒严重,听到那天的酒馆歌,确实感到气息不稳,高音很飘。
可是睡玫瑰。那种炽烈的情感就这样喷发出来。任凭被玫瑰刺伤,不愿为荆棘所阻。他永远爱这世界。
他说“我情愿挑战玫瑰的炽烈芬芳。”然后我想要爆哭...

Loving Vincent 关于爱和热情

“If only I could be one of them.”

“这个人得多寂寞啊,一只偷食的乌鸦都能让他开心成那样。”

“你那么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,你知道他是怎么活着的么?”
“在他眼里,生命中没有什么是微不足道或者低微渺小的,他欣赏并热爱一切。”

“在收割者身上我看见了死亡,但是这不可悲,因为一切都沐浴在阳光下。”

“我希望在他们眼中,这位画家所感甚深,所思甚柔。”
“心有瑰宝,灿烂璀璨。唯有画作为我吟唱。”

He felt everything. He felt too much.
“祝你晚安,也祝你好运。来自你挚爱的文森特。”

想去阿尔勒,看一眼夜间露天咖啡馆和红色葡萄园。也想去奥维,看夜幕下天空飘...

唠唠叨叨说说谋杀歌谣——我们的爱无处安放

我们总说不要承诺,不要轰轰烈烈,只愿陪伴左右,细水长流。哪有那么容易寻到爱的归宿呢?爱火再热烈也有熄灭的一天,彼时便不再岁月静好,平静的生活下暗流涌动,美满的家庭和婚姻沦为束缚,什么样的深情,到头来都难逃欲望。

“Sara,能否再爱我。”
蒋Tom,感觉他的风流是基于年轻气盛。他会和旁白小姐姐调情,揣着玫瑰花,余光瞥着Sara,眼神戏谑。Tom和Sara其实很像,他们都太热烈,虽然彼此相似,但好像烈火,愈靠近愈危险,像是一段未经磨合的爱情,跌跌撞撞地一路走过。

于是Sara离开了,她说她不再需要爱了,她需要Michael的陪伴。他给她温暖,给他善意,“Come on Come on...”“再不要说...

【随笔】缘何会爱戏剧

看完文广的法gala,突然想到点东西。

***



每一部戏剧都是一段旅程。
每一次走进剧院,在各种乐器试音的声声鸣响中找到座位。翻开场刊,看两旁大屏幕播放的宣传片。身旁有点嘈杂,有人讨论剧情,有人一边笑着一边互相诉说对演员的热爱。我们既爱戏剧本身,也爱那些赋予戏剧生命的人。
铃声,灯光渐暗,大幕缓缓升起,观众席一片安静。
这大概是一种沉浸,一段旅程的开始。随着台上人的引领进入另一个时代,舞台变为深渊,深渊里有一整个世界。



我在戏剧中遇到沃尔夫冈·莫扎特。我看到的不再是“音乐神童”的标签,而是一个鲜活的年轻人如何将天赋挥洒极致而不被他人约束,也不被金钱和利益阻碍。
戏剧是两颗灵魂交流的途径,在...

【Les Mis/ER】边缘

小短篇,原著和音乐剧梗都有。街垒日就该发的,然而lof卡住了

***
格朗泰尔做了个梦。

梦里有黑色碎玻璃的岩壁,独行的醉汉在攀登。灰蒙蒙的天,灰蒙蒙的云,灰蒙蒙的阴影投到地上成了灰洞,好像住着同样灰蒙蒙的石头怪兽。然后他听见声音,仿佛披发天神般威严的人声,叫他继续向上,而他甚至不知路途的边缘。

岩壁那样陡,光秃秃,铺着黑色碎玻璃,云隙的光淋过去,无数块透明刀片。划破皮肤,嵌入脚掌,酒红色的蜿蜒细流一路淌下去,醉汉的头脑朦朦胧,感知疼痛的神经被酒精麻痹。空气里飘着气泡,圆溜溜的像黑玻璃珠。

格朗泰尔觉得冷。气泡落到手上,凉丝丝绵乎乎,沾上热的酒气飞起来。气泡触及的地方生疼生疼的,酒精的赤潮退下去了。醉汉...

无深度且啰嗦地谈下ABC

顺便,Ham很认真地乱入了下

***

Did you see them lying side by side?

Where's that new world now the fighting's done?


——Vive la France. Vive l'avenir.

对于让·勃鲁维尔之死。

极度悲怆,冷彻心扉。


热安,热安。我们最亲爱最勇敢的诗人。

热安,热安。他在长着燕麦和矢车菊的田野里吟诗。捧着洁白的花束望那大祭台似的天空。

热安,热安。温柔年轻的心迎着曙光跃动。就在六月夜间巨大的天体下。


让·...

【Silm/二梅中心】街垒的孩子

*19世纪法国

*一个温柔的二梅

*一切谬误属于我

*不管走到哪里,故事总是相似的


***

那个年代的故事是美丽的。海浪沉鸣,白鸦欢啼,钟声回荡,木叶常青,诸神的花园鲜花绽放。

如今故事里的人大都死去了。

那些美丽的词句干涸在叙述者苍白的双唇,海浪怒吼,白鸦悲鸣,钟声嘶哑,木叶凋零。

旧时的故事仅存在于记忆中,新的叙述者会诉说另一段故事。


***

街巷的孩子


细雨霏霏。

空中先是堆砌起厚云,残阳渐隐,在塞纳河上方投下一片阴影,而后整个巴黎笼罩在冷雨里。

诗人热爱这样的天气。

浅雾倾泻在水道,河畔的视界愈发模糊,岸上的人...

1 / 6

© Amethystz | Powered by LOFTER